柚子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一~二,女攻阿门,柚子汁,18书屋),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一)

倪椿看着酒吧门口闪烁的灯牌。

她不止一次觉得“阿门”这个名字搞笑——假借了基督徒的口头禅,却完全没按着人家那一套办事。

《圣经》曰:“不可奸淫。”

倪椿暗道一句“阿门”,抬脚迈了进去——希望主看在“真诚地”奸淫的份上,就莫论罪了吧。

“血腥玛丽。”倪椿径直来到吧台,跟那位年纪不大的酒保,熟稔地道了这么一句。

“哟,来了啊春姐?”对方应了句,没停下手上的活儿,“今儿找谁啊?”

“找—谁—,”倪椿拉长了音调,坐在吧台边上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谁都行啊。”

“关心姐姐性生活啊倪连?”倪椿抬起头,一脸笑嘻嘻地。

倪连是这个酒保的名字,他和倪椿是本家——从倪椿第一次来阿门,跟他一搭话,就认了这个弟弟。

“拉倒吧你,”倪连白了她一眼,把血腥玛丽搁桌上,“用膳啊老佛爷。”

“这话不对诶,我岁数有那么大吗?”倪椿看着这个弟弟,亲近难掩地往前凑了凑脸,“你听说过海国吗?”她喝了两口红调的这杯酒,语气有点认真。

“啥?”倪连愣怔了一下,又突然反应过来,笑着撇撇嘴,推了她一把,“靠!暴君女鬼也堵不上你的嘴,海后本后啊您是!”

“那是!”倪椿挑了挑眉,又三两口把剩下的酒喝完,抹了下嘴,“不跟你侃了弟弟,我要回国了!”

“赶紧滚吧你,注意安全啊!”倪连笑着赶她,手上还擦着玻璃杯,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

倪连虽然在阿门工作——沾了点性行为工作的边儿,但他一直是只干酒保的——因为即使只是酒保,工资比外面的小名气酒吧的男公关要高得多,是能满足他和妈妈的生活的。

但是事出突然,妈妈听说他在不正经的酒吧工作之后,心脏病急性发作,住了医院。

“你妈妈心脏衰竭比较严重,现在是两种办法,一是慢性治疗,通过吃药、输液加以改善,但效果细微,患者寿命并不能延长太长;第二种是换心,如果适应的好的话,见效显着,寿命也会远远超过当前的一年,缺点是花资巨额。”这是医生说的话。

“换心。”这是倪连的回答。

倪连用手头的所有积蓄预付了换心手术的钱,手术费用的后期和术后恢复的药物等等才是真正的“巨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首页 目 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

在劫难逃

何处尘埃

我死遁后他们开始发癫

不歇_今天回程,更新危

色情大神和他的盗版网站小总裁

洲肆夭

坏种王爷强占人夫

二川榕榕

蛊为媒(古言双性总攻,父受子攻,含人兽,双性受,np高辣)

吃肉的长耳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