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文提示您:看后求收藏(03曹琎将头靠来他肩上坐板上的灯笼散出澄光映得曹琎面目恬静不见半点权珰的,江南美人四个攻,戏文,18书屋),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季珩看他一脸醉相,眉头紧锁,好像有些不舒服。

“船家,”季珩朝撑船的老伯喊了一声,“灯笼借我一用。”

老伯把撑船的竹篙横在船头,提着灯笼进来道:“老爷,搁哪处?”

季珩单手接了灯笼,挥手让老伯走了。毕竟曹琎酒品向来不好,会发什么疯,谁也不知道。

——到现在还死死抓着他的手,没有半点松开的意思。

“曹琎,你要去哪儿?我要回我的别苑。”

他试图与之沟通,然而曹琎只是浅浅醉笑:“自然是‘曹氏大宅’。跟我回去。”

那是曹琎在城郊置办的私宅,三进院子。秋日里山石流水,红枫小塘,一片美景。

曹琎缓了片刻,又道:“叶知舟最看不上阉人。他刚下到杭州,晓得你跟着织造局做事,与我厮混,早就厌弃你了。”

这是大实话。

他无言以对。

曹琎将头靠来他肩上,坐板上的灯笼散出澄光,映得曹琎面目恬静,不见半点权珰的戾气。

恍惚间还是当年那个,刚从司礼监贬过来的京城大宦。依稀记得初见曹琎时,他那种倨傲的架子。走到哪里,都是一席素袍,不染凡俗,眼光总带着京宦的清高。

想想曹琎从前,也是手拿朱笔,替圣上批红的人。司礼监掌印之下有五名秉笔太监,人们戏称“五朱雀”。曹琎便是其一。

只不过当年他入司礼监时,实在太过年轻,总要有些心气浮躁。仗着自己有点风采,说话横冲直撞,不似官场的老手般沉稳。

没有太久,年长些的其余四人寻个由头,故意揪住他的错处,将他贬来了杭州织造。

时光流逝,他也被磨去了许多棱角。此间一阖上眼,又与当初的少年,廓影有些重合。

“曹琎?”

船靠了岸,季珩实在扶不动他,只好叫老伯过来搭把手。哪知老伯还没碰着他,他一个踉跄后便猛然睁眼,怒喝道:“什么狗东西,也敢碰咱家?!”

季珩暗里扶住额头,只剩叹气。随手给船家丢了块碎银,低声道:“接赏。督公醉话,莫听。”

老伯便喜笑颜开,只顾着打躬道谢,哪有空来惊惶。

曹琎在湖边的草地上又踉跄一步,接着就像脱了骨一般,整个人压在季珩肩上,口中含混道:“……我带你回家,咱们回家里。”

曹琎连推带拉,将季珩揪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

在劫难逃

何处尘埃

我死遁后他们开始发癫

不歇_今天回程,更新危

色情大神和他的盗版网站小总裁

洲肆夭

坏种王爷强占人夫

二川榕榕

蛊为媒(古言双性总攻,父受子攻,含人兽,双性受,np高辣)

吃肉的长耳兔